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有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会打结的电线杆子

[复制链接]

388

主题

388

帖子

11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90
发表于 2018-7-13 02: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会打结的电线杆子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那打结的电线杆,一年前我怎么也不信这世上有会打结的电线杆。第一次见到它,我是那么地欣喜。
    父亲曾对我说,到能打结的电线杆子那里去吧,回来后告诉我那里发生了什么。
    那个地方就是城市,我向往的城市。虽然我的家乡也有电线杆子,我却表现得……像是乡下人进城。
    的是,我就是个乡下人。第一天进城,感觉什么都是那么新奇。
    高高的大厦,那是一个钢铁巨人。
    走进办公室,我微笑着,向所有人打着呼。
    “大家好,我是新来,我叫徐德荣,你们叫我小荣就好了。”我向大家自我介绍着自己。听人说过,如果公司员工中的关系不好,这很可能关系到自己是否能保得住这份工作。
    “你家是杀猪的吗?”突然有人问我。
    我愣了愣,摇了摇头,我家不杀猪的。
    “真可惜,我还以为我们出公出能人了,来了个猪肉荣。”
    “哈哈。”大伙们笑了起来。
    经理从笑着走了过来,我来应聘的时间见过他,他姓陈,单名洪。
    陈洪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没关系,他们是开玩笑,他们就这样,不过,以后你穿西装的时候能不能不穿旅游鞋,运动鞋,最好换个皮鞋。”
    我傻傻地笑了笑,这可是我最好的鞋子了。
    我大声地说:“想知道我家里是干什么的吗?我告诉你们,我的父亲,他肩挑日月,我的母亲,她手转乾坤。”
    陈经理呵呵笑了笑说:“到我办公室里来。”
    经理的办公室果然就是不一样,
    我坐在哪那等着他给我工作内容。
    “刚刚你说什么日月,什么乾坤的,是什么?好像很伟大?”陈经理问我。
    我呵呵笑道:“我胡说八道的,我父亲是个朴实的农民,他每天都挑个担子出们,我的母亲在家里磨豆子,做豆腐。”
    陈经理呵呵笑了起来:“真有意思,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前途的人,出去吧,外面那个空位置是你的,好好干。”
    我站起身来,点点头,说:“一定服从领导安排。”
    理想,什么是理想,这就是理想,我的理想就是在这车流不熄的城市里有一份自已的事业,有一个自己的房子,有一个家。
    我迈出了我的第一步,这一步非常成功,成功到我自己都无法想像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份可以让我真正成为城市人工作。
    其实理想就是这样,当你得不到的,你就是想得到,因为得不到你才珍惜它,如果得到了你却又嫌弃它。
    有的时候,得不到东西却是最美的东西。
    理想是会变的,也许是因为我换了个全新的环境,我说我已经是个城市人了,这个我认为理想的环境白癜风早期有哪些症状造就了我的一切。
    当陈经理收拾他的办公室,把东西搬出来,而我却坐进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对我说:“你错了,你一直都错了,环境是一般是不会变的,全变的是人心,人心要是变了,环境地也会变的。”
    我没有听懂,我只顾着把我的东西搬进去,然后看着窗户外面的街道,那些人,那些车来车往。
    我点上了一颗烟。告诉自己,我想要得到的一定会得到,这个办公室我惦记它很久了,它就像是我初恋的情人一般。白癜风诊断
    我爱上了我的办公室,它让我感觉到我能佣有的,不仅仅只有现在这些。
    别人有的我也会有,别人没有的,我也会有。这就是成功,这就是自信。
    我揣起咖啡,尝了一口。
    “呕。”好苦,真不明白,陈经理为什么会对这东西这么感兴趣。太苦了,他怎么能喝得下,对了他好像有加点什么东西进去,是糖吗?
    我本以为我最爱的是我的办公室,可我发现,我错了,也许是因为我喜新厌旧吧,我又爱上了别的,它就是我杯子里的咖啡。
    我爱它,因为它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像给我最大的工作动力,第一个的早晨,或是每一个的半夜。每天我以它为开始,也以它为结束。
    我的咖啡里是不加糖的,因为我感觉到它的苦涩。
    原本它可以变甜,可我就是喜欢它的原汁原味。
    我并不喜欢熬夜,但是我喜欢看见老板看见我半夜离开公司时的表情。
    我以为那个表情代表着我可以继续佣有的工作。
    我又以为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可我发现,我错了。
    再到公司的大门彻底关上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老板拿着一千四百六十万人民币走了,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声。
    他没有通知被他贷过款的银行,也没有通知已经把款打进他的帐户,却没有拿到货的和作伙伴,更没有通知我。
    货款协议是我签的,和作伙伴是我洽谈的,一千四百六十万呀。
    我无能为力,办公室里,只有我,因为没有人愿意再到这个地方来,包括债主,他们已经在法院了。
    我又喝上了咖啡,它是苦的,别忘了,它的本质就是苦的,不管你加多少的糖,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却得不到一个答案。
    这就是生活吗?这就是理想吗?可是,这和我想要的不太一样。意外总是会有的,我没有想到它会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突然。
    我还没准备好。
    我还在想着昨天那个庆功酒会,也在想着这杯咖啡。
    这咖啡是哪来的?我突然间才发现,我的咖啡从来不是我自己去冲泡出来的。这一杯也是。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有人,的确是有人。
    我苦笑了一下,这个时候,除了警察和债主谁又会来呢?
    我的理想哪去了,我本想好好干,买个房子,买辆车,和城市人一样,把车开在大白癜风该怎么治马路上,随他交警怎么罚款,然后甩出该交的罚款,扬长而去。
    我曾想过,在那碧海蓝天的某一块土地上,建起一幅属于我的天地。
    理想吗?幻想着有一天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么,可是现实就是这样。
    我终于明白了。
    陈经理走的那一在暗示过我的。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他教的,可以说我是他的徒弟,我本不如他,他比我精明,他比我能干,可是到最后,他却走了。他已经想到这一天。
    门又被轻轻扣敲了两下,警察不会这么客气,债主不会这么腼腆。
    “进来吧。”我只是想知道会是谁?
    她?默默地在我身边工作了一年多,她从来不多说什么话,我吩咐的事,她也从来没有推迟过,我的秘书。到最后,竟然是她陪着我。
    他微笑着,职业性的微笑,她从来都是这么笑着的。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你怎么还在,为什么不走,我发不出工资,我身上就一包烟。我连做公交的钱都没有了。”我淡淡地说。
    她似乎没有听懂,却转而问我:“你还要加点咖啡吗?”
    我傻傻地笑了笑,说:“你该走了,等一会儿警察该来了。”
    “他们已经来过了,说明天让你出一下法院,这是法院的传票。”她还是那样笑着。
    “传票?不是拘捕吗?”我疑惑地问。
    “老板昨天在福州长乐机场被抓回来了。要你出庭做证。”
    我一阵狂喜,却又一阵暗然,那又有什么用呢,那些合同,协议,他一推二五六,一个干干净净。
    传票,除了律师,没有人再去喜欢那个东西。
    我变得一无所有,原本赚来的钱,也赔进去了,一切似乎又重新开始了。
    不,没有重新开始,我失去了理想,我理想哪去了?谁偷走了我的理想。
    最后,我还是淡淡地一笑,没有了这个又能怎么样,我却有了新的生活。
    当我把那个默默陪伴我的秘书,娶进我那破旧的小屋时,我感觉到,我的人生,又开始了。
    光明又回以了我的身边。
    也许大城市里根本不适合我,也许看着爱人,在自己开的养殖场里干活,才是我最需要的。
    我很开心,因为我有一个家。
    理想是什么,理想是斗不过现实的,理想也就是不现实,如果想要实现理想,那么,我还要付出很多很多的代价。我的起点太低,却想要爬得很高很高。
    理想并没有错,只是我已经从那很高很高的地方摔下一来,摔怕了。
    就像我见过的那个电线杆子一样,它会打结哦,但是它始终只是一个电线杆子。
    我已经放弃了,可我没有放弃光明,没有放弃生活,人生有起有落,而最好的生活,却只是陪着我心爱的女人,看着我们的孩子一天天地长高。然后告诉他们,去一个能找到打结的电线杆子那里去,回来后告诉我,那里曾发生过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有提网

GMT+8, 2018-7-22 09:22 , Processed in 1.10703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