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记忆不可信

生活中常有人跟你说记忆不可信,你似乎也知道这一点, 但你真的知道吗?

曾有一张著名的抗议示威图片,流传很广,问起来,人们会就里面有防暴武装 ,有人群,一个人站出来对抗防暴武装,可是事实上那儿并没有什么人群。
29878.jpg
这是因为记忆不是刻在物理媒介上的,你的大脑其实是依靠模糊的印象和个别清楚的细节来运作的,有的时候没什么明白的理由,比如说你永远记得你三年级的老师的耳垂很怪,但却想不起来自己当时是几年级。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这套系统很容易被人操控。如果某个人给你暗示一些细节,比如说一张照片或者是一个很可信的人讲的故事,你的大脑就会上钩,并以此让你“回想”一些事情。
29881.jpg
关键在于要给你展示那些看起来像是能发生的事,或者像是已经发生的事,就像那张示威照片。那儿实际上没有人群,全都是ps进去的。实验表明,给你展示人群人照片,你就很可能会想起自己在电视上看到了人群,要知道,这是某个年龄的人在人生不同的时间点上看过超过5000次的照片。将一条片段篡改,所有的一切就都被篡改了,所以你的大脑不是一个硬盘那样,倒像是任游人乱写乱画的沙滩。

斯莱特也进行过相似的实验,先是向人们展示照片问他们是否记得,发现有百分之十五的人“想起”了这些照片中的事,然后问他们如果不算照片的话,是否想起了相关事件,有百分之六十八的人“记得”某个没发生过的事情发生过。他们的大脑自发地编造了整个记忆,仅仅就凭一张照片。人们的大脑能将一张著名的照片ps进去防暴警察和暴力场面,这些人还赌咒他们记得听过这场暴乱。是否用照片控制人和照片诞生的的历史一样长并不重要,你的大脑还是下意识地相信它所看到的。

最有意思的是,如果看到一些证据是自己不记得有的,大脑会撒谎并假装它自始至终都知道答案:“我当然记得,因为我是个能干的知识机器,而不是一个说胡话的任性粉色填充物!”

除此之外,你的大脑还经常混淆现实与想象

即使你没听说过有关压抑记忆的争论也请接着看下去,这可能是你今天读到的最怪的东西。

有两个著名的案例,分别属于两个人物,南丁·酷勒和本斯·卢瑟福。在酷勒的案例中,酷勒的治疗师在她的疗程期间使她确信她身处一个邪教组织、吃过婴儿、小的时候经常被强奸、曾亲眼目睹朋友被杀、还与动物发生性关系。事实上这一切都未发生过,但她却完全相信这些都发生过。仅仅因为一个治疗师坚称她压抑了自己的记忆,这一切就发生了。本来应是白布上随手编的可笑故事,对她来说却如同发掘遗忘的记忆。

在本斯·卢瑟福的案例中,引导她的人是一会教会导师,她被导师说服相信她存在着压抑的记忆。在“记忆”中,她被她的牧师父亲强奸,有时被强奸的时候还有她的母亲在旁按住她。她甚至还“记得”在不同地场合做过流产,后来的医学检测证明她直到22岁都还是处女,而且从未怀过孕,她家的家庭团聚一定是史上最尴尬的了。

有这么一段时间,人们投入很大的精力来发掘所谓的被埋藏起来的记忆,认为只要有适当的人引导,就能解锁被压抑的、被酒精麻醉隐藏的过去的秘密。直到最近人们才开始明白大多数所谓的“压抑记忆”都是一派胡言。

不过,这一切都是怎么成为可能的呢?ok,其实,不管我们是否知道,我们都不同程度经历过相关的事。你是否模糊记得一件有趣的事实或故事,但却想不起来是在新闻、电影或者是小说中看到过?甚至有的时候你都把它当成真事了。可能你奔走数年到处给人引用的数据其实是你做梦得来的,而这个梦就发生在你大战土豆怪的梦之前。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现象。

本质上,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你的大脑将想象的事同真实的记忆混淆了。

有两种解释理论,两种总结起来都是“你的大脑工作差劲,但却善于让觉得它工作得好,即便它根本不必担心被解雇,它也要这样做。”

第一种是我们总是试图将缺口填补上,让碎块化的记忆说得通,研究人员做过实验,在实验中让一些孩子读故事,接着再让他们回想这个故事,发现孩子们总是趋向于更改他们记忆中的故事让故事比原版更有逻辑。

另一种理论认为这是因为记得事情在哪儿发生的对我们来说很糟糕,所以记忆,特别是模糊的记忆,不管是真事还是我们想象中的事,对我们来说都同样有效,因为记忆最初的版本就是模糊的。

这就是造成你面对怪异局面的原因,比如虚假的记忆。实验表明,如果你孩提时代遇到一个认识你的人,他告诉了你一个你不记得有的事,你会自动编造出一段记忆与之匹配,即使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看到这先停顿片刻吧,想想利用这种现象危害社会的几种方式。

你的大脑其实是半盲的。我们现在确定了一个基本结论,为了省力,你的大脑会将它编造的信息填充进记忆的空白片段。但你的视觉系统不会这样,然后就是一个有意思的实验了,就做“看不见的猩猩”。实验的志愿者们被要求观看两支篮球队的录像,边看边记着传了多少次球。

试一下吧:
请输入图片描述
录像里,一个人穿着猩猩服穿过球场。有一半看录像的人都没有注意到猩猩,虽然他们都看见了,但他们却不知道看见了。然后告诉他们里面有一只猩猩再让他们看一次录像时,他们全都看见猩猩了,但却依然没有之前也看到过的记忆。这是因为我们的注意力集中于球上,我们的大脑就假定好了其它的一切,并懒散地将这种假设填入脑海,而不管看到的图像是否是这样。比如在这个实验中,大脑就假定了这是一个没有猩猩的房间。

同样地,你走进一间办公室,你会注意到漂亮的接待员,但却注意不到她的手机长什么样,她坐的椅子是什么颜色,甚至她们的桌子上有20个玻璃小猫你也没注意到。虽然这一切你都看到了,这些客观物体反射的光都进入了你的眼睛,但你精力不在于此,你就不会记住其中的任何一样,如果事后非要你去想,你的大脑就会填充图像。

大猩猩的实验最惊人的地方在于即使这个细节是如此的醒目、反常、甚至是惊人(天,一只猩猩!),你的大脑还是忽略了它,并说:“这里什么也没有。”

现在你再想一想,到底你的生活中有多少惊人的、甚至可能会导致世界改变的情景就这么被名叫“不注意”的黑洞吸了进去。

其他人可以用重复复述的方法来操纵的记忆

不久之前,美国有一场相当大的骚动,原来是有许多人相信奥巴马是个穆斯林。不管是否支持奥巴马,这就是个有关是不是事实的问题,而事实是在许多不同的时间、场合,我们可以看到奥巴马先生喝酒、吃猪肉、按着圣经宣誓就职还有在基督教堂中坐着的视频和图片。
请输入图片描述
但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这些人中有几乎20%的人仅仅中就是听评论员一遍又一遍地敲门奥马巴是穆斯林就把相头的记忆捏造出来了。你可以嘲笑这些人,这是他们应该被的,但是这种手法其实对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作用。

没有人愿意认为自己容易受到广告以及宣传或者是骗子的影响。糟糕的是,这就是我们大脑机械运作的一部分。当我们听到足够多次数的一样宣传时,我们就会开始相信。

研究人员称之为“真相幻觉”效应。我们喜欢熟悉,当重复一个谎言足够多遍的时候我们就会熟悉这具谎言,重复的力量就会把它插入我们的记忆里,混杂进所有我们对这个世界真实发生的事情的认知里。每个广告商都知道这一点。人类是社会动物,我们仍然有一种原始的基因告诉我们,如果与我亲近的部落成员相信这一点,那么就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而且简单地展示真实信息并不会修复我们的记忆,恰恰相反,研究显示,一旦我们接受了一条虚假的信息,揭露事实也不会改变我们的想法,甚至可能让我们更加相信虚假信息。文章看到这,你也猜到是为什么了:我们的大脑讨厌被视作是容易犯错的,特别是与其他人在一起时。这就是为什么告诉是恶作剧了,中招的人还会继续相信的原因。

接着看,最精彩的部分来了。

你们中的大多数人看到这,还是会认为这是其他人会做的事,而你肯定是公正客观,明察秋毫的冷静观察者。这种现象也有个词儿,叫做“偏见盲点”。你的这种偏见甚至会削弱你反思这种偏见的能力。所以你自思自想:“呵呵,我虽然也这样做了,但至少我不像那些认为“奥巴马是穆斯林”的人那么疯,看,这就是你的偏见,你这是试图用一项坏掉的机能去检视另一个坏掉了机能,就像是你给自己的屁股做手术,而手术用的手术刀本身就卡在你的屁股上。

另外,你的心情也会扭曲你的记忆。

你可能在新闻上或者是记录片里看到过一个美国老头大谈如何让美国重回昔日的美好时光,主旨差不多就是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每个人都诚实并且工作努力关爱他人。而他本人在残酷的战争和种族骚乱中长大,或者是他还是个孩子时他的爷爷给他讲了同样的话。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老头知道他可以“回忆”起那个美好的时代。

“回到那些时光,人们对同胞公正无私。”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就是积极效果了,运用这种效应,快乐的记忆会栩栩如生地驻留你的脑海,消极的记忆就会消褪。

也许你身边有坏脾气的朋友正在嘲笑这一点,因为他们可以列出长长的表单,里面是这些年生活是如何对他们不公的。或者你就是这个朋友。说这一点在遭受抑郁困扰的人身上不起作用,抑郁病人往往完全不记得生动的记忆细节,代之的一直都是糟心事,因为生活就是糟糕的。

总的来说,如果你心情越沮丧就越可能回想起不好的经历,或者是经历中的消极的部分。你悲哀时会不记得生日会上的快乐,只会记得蛋糕上的名字写错了。

没错,你觉得你心情低落是因为有一连串不幸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但实际上,恰恰相反,你会觉得有一连串不幸的事发生在你身上,只是因为你的记忆只把它们贮存了下来。虽然现在听很明显了,但先不急着相信,等你心情好的时候再去相信,或者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你的朋友来劝导你相信。

还有很奇怪的一点是,研究发现你更容易回想起与你现在一样的心情的时候存储起来的记忆。如果某人在你心情不好的时候给了你电话号码,你现在想不起来了,那么试试让你的心情再次不好,号码就会回来(在实验中这种方法真地奏效了),所以为了回想起某件事,就让你的心情回到那时的心情。另外请一开始就保持适当的心情来存储记忆。还有请确保你记忆的是正确的事情,而不是某人重复了20遍的狗屁事情。

如果你记性不好,想要一个百试百灵的记忆法,我愿意给你分享这样的方法,但告诉你了又有什么用呢?反正你也不会记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