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著名城市的黑暗彩蛋(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

1、在巴黎大街上仍然有断头台的标记

法国大革命的时期是所有历史当中最令人激动的时期。激情、阴谋、绝对纯粹的恐怖。没有什么象征着这种华丽的残酷的事物能超得过断头台了,它的初次登台就恰好在巴黎大街的正中央。所有在的历史当中处决人们的方式,我们猜想没有一种能如断头台一样留下痕迹。真的没有,你仍然能在巴黎街头看到行刑刀存在的证据。
请输入图片描述
请输入图片描述
48年的时间里,共有69人被巴黎的断头刀公开处决。如果你想站在19世纪被解放在农民观看皇室人头滚落所站的地方,那就去巴黎在克鲁瓦-奥班大道( Rue de la Croix-Faubin)漫步吧,曾经罗盖特监狱就在这里。在那里,你可以在另外一条不起眼的小道上找到五个厚石板,它们标识着断头台基座放置的地点。因为旧时代的街道并不那么平坦,所以五个沉重的石板被夯进地面,这样断头台就能安置在平坦的平台上。对断头台来说是好消息,但对那些在最后一刻仍然心存希望能够像兔八哥那样从刀下溜起的罪犯来说就是坏消息了。
请输入图片描述
2、这些可怕笼子还挂在德国大教堂上

德国明斯特圣兰伯特大教堂是一个旅游圣地。很容易看出这是为什么:它以晚期哥特风格为特征,再加上它是一座古老的教堂,否则人们为什么要去欧洲呢?不过这座特别的教堂有一个隐藏的细节,它外面围绕着一些不起眼的金属笼子,这些笼子在1534年的明斯特叛乱中投演了非常可怕的角色。
请输入图片描述
当然,旅游网站提到这些笼子时只是一笔带过,但鉴于历史,这其实是非常疯狂的。在欧洲宗教改革期间,一些狂热的民间信徒开创再洗礼派,强调只有自愿的成年人才应被施洗,而不是将一个连手都还不会举的婴儿放入冷水中给他们一个终生基督教会员资格。

首先,再洗礼派的运作方式是将他们的诱人的一夫多妻制公社散布到各地再将新信徒带入信徒圈。但是其中有一支分支采取了更加激进的方法来传播他们的思想理念。他们的计划是:接管明斯特市,就好像他们的守护神是莱克斯·卢瑟{超人中的超级反派,莱克斯集团董事长}。他们最终成功统治这座城市18个月,但之后当地的主教们团结成一股抵抗力量又设法赢了回来。为了使野心勃勃的狂热分子想起这座城镇的力量,再洗礼派领导人处决后的尸体被装入三个华丽的笼子里置于教堂尖塔的边侧。时光一晃484年,仍然可以从大街上看到这些笼子,还是在那些抵抗斗士放置它们的地方。将近五个世纪,明斯特人民看起来仍然觉得他们将这些中世纪的酷刑笼放下来,再洗礼派就会不知从哪里再次回来袭击他们,他们最不期待这样的事情发生。看到了吧,你们就是这么记仇的。
请输入图片描述
3、曼哈顿的一座空地是疯狂内战的交战地点

在内战期间,纽约公然呼吁更多的联帮人站到南部同盟军的火枪前,贫穷的纽约人为了抗议那些富裕的、享有特权的白人做了他们唯一能做的事:烧掉给有色人种孩子设的孤儿院,将烧成的炭渣展示给所有人看。
请输入图片描述
有色人种孤儿庇护所一直是宣告着历史上第一座给没有选举权的少数族群提供庇护的设施。由公谊会教徒创办,这座孤儿院收容非矞美国人、美洲原住民,偶尔还有亚洲儿童将近30年的时间了,直到一群愤怒的白人将这一切烧成尘土。1863年,内战正酣,纽约通过了一项强制征收年轻人入伍的法令。然而还是开了道口子,富裕的家庭可以花300美元让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代替他们的孩子。整个城市立刻暴乱起来,穷困的民众走上街头斗争反抗他们富裕的领主及后者的血腥战争。但是曼哈顿离这些种族主义暴徒要走的路程有点长,于是就到当地没有白人孤儿的孤儿院,因为,呃,自私的奴隶到了这里并强迫我们去解放他们?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一大群由爱尔兰裔美国人带头的人突袭了有色人种孤儿院,烧、偷并毁掉视线中的一切,包括婴儿服。虽然随后的冲突中有一百人丧生,但是没有一个孩子受到伤害。这多亏消防队员的英勇行为,他们不仅与火还与放火的暴徒作斗争,为学校人员将所有的233个孩子从后门转移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事情的后果就是留下了大量的灰烬和瓦砾,但是还有原地重建的期望,这种期望由于两个不同的原因,立刻引起了令人愤怒的事件。有人提出建设地点应当迁到一个安全(而且偏僻)的地方。更加广泛的争议是前孤儿院烧毁了的外壳已经是非常宝贵的不动产,而且对衣衫褴褛的孩子们来说非常珍贵。
请输入图片描述
由于贪婪,纽约议会决定将该地出售并且于1967年在罗斯福岛建造了一个新的孤儿院,如今,成为了组织化的种族主义的冷酷遗迹,,,就在一家都市运动用品店的对面。但是现在去目堵这道重要的历史伤疤也许已经太晚了。悲哀的是,这个地方最终被一名房地产经纪人在2016年拿下了,离那场大暴乱已经整整153年了。该地的历史爱好者希望将这个地方注册,但是历史本身并不如公寓大楼或者什么的重要。

4、炸弹和弹孔的破坏基本上无处不在

事实证明你不需要一张40美元的电影票和付由黄油爆米花造成的代价就能看到枪炮造成的后果。只要简单地走到外面去,外面到处都是。整个欧洲,所有的建筑上都能看到许多的大洞,以致于让你觉得这是游击队员为瑞士奶酪作的营销。很多时候,这种破坏都能追溯到几百年前,从布达佩斯到巴塞罗那再到柏林。
请输入图片描述
炸弹和子弹遗留下的弹孔在整个大陆的建筑外墙上都有。但是欧洲并不是唯一留下弹孔的地方。拜1812年的战争所赐,美国也有自己的旧伤疤。甚至白宫还存在着烧焦的痕迹,当时一群英国士兵,将每一件总统的家当都置于战火,因为旧时代的士兵生活可以血腥有趣。

尽管这些看上去挺酷,但它还是一些弹孔和烧焦的痕迹。与其说是对历史的一瞥,不如说是价值5000美元的财产。那么盖茨堡镶嵌着弹壳的建筑呢?这确实是有价值的:
请输入图片描述
你也许注意到了这些城市很为这些附加损害自豪,就像是在酒吧的一场当时年轻且野性的美国赢了的打斗所留下的酷伤疤。但这不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首都萨拉热窝的情况。时值1993,据估计当时每天有300枚炮弹倾泻到这座城市,街上不可避免地布满弹坑,所以后来萨拉热窝政府用红树脂将它们填上。
请输入图片描述
这些树脂标记被称作萨拉热窝玫瑰,给夺走5434条无辜生命的可怕围攻留下的严酷回忆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当然,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像是飞溅的血液也不是个巧合,因为萨拉热窝早就知道了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都是健忘的。